福州小鱼网

福州 [切换城市]
V币
67
丫好
18
才气
1
注册时间
2016-2-16
发表于 2018-5-7 11:03:20 |分享到微信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福州小鱼网。 立即注册  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 或者您也可以直接使用 微信登录 关闭

[福州城事] 把Holmes译成了福尔摩斯,这锅我们福州人不背! [复制链接]

近几年,福建人因为发音时“H”“F”不分被各地网友吐槽,甚至还被央视春晚上的冯巩“官方吐槽”。

官方吐槽最为致命,冯巩2015年春晚节目《小棉袄》中吐槽福建人。


以下为部分台词:
A:叔叔我是南方人你猜我是哪儿人?
B:猜不中!
A:给你提示,h打头!
B:湖北!
A:不是!
B:湖南!
A:不是!
B:海南!
A:不是!是hu建!
冯巩顿时不说话了。


而关于“H”“F”不分最著名的梗,莫过网友纷纷把“Holmes”被音译成“福尔摩斯”理解成福建人发音时“H”“F”不分导致的,最终把这口大“锅”扣在了福州人林纾身上。但其实,这口锅,怕是林纾不愿意背。


先来看看“福尔摩斯”名字的演化历史


1896年(光绪二十二年),张坤德首译《歇洛克·呵尔唔斯笔记》(基本发音跟“福尔摩斯”没有差别),刊登于《时务报》(没错,就是维新变法的舆论主阵地《时务报》),包括《英包探勘盗密约案》、《记伛者复仇事》、《继父诳女破案》、《呵尔唔斯缉盗被戕》四篇。比日本首次翻译此小说还早三年,彼时,柯南道尔创作的这个人物在英国也不过刚刚崭露头角。


1901年(光绪二十七年),黄鼎、张在新合译《泰西说部丛书之一》,包括七篇,分别是《宝石案》、《毒蛇案》、《红发会》、《希腊诗人》、《海姆》、《绅士》、《拔斯夸姆命案》,福尔摩斯译作“休洛克·福而摩司”。黄鼎、张在新皆不是福建人。


1902年(光绪二十八年),黄鼎、张在新整理了去年的七篇译作,交由出版社出版,名为《议探案》(阿英《晚清戏曲小说目》载,未见原本)。


1904年~1906年(光绪三十年~光绪三十二年),奚若、周桂笙合译《福尔摩斯再生案》,共十三篇,前十篇奚若翻译,后三篇周桂笙翻译。另外周桂笙曾单独翻译过《歇洛克复生侦探案》。奚若、周桂笙皆不是福建人。


1907年(光绪三十三年),白侣鸿翻译《福尔摩斯最后之奇案》,飞鸿阁刊。白侣鸿不是福建人。


1916年(民国五年)五月,程小青等人合译的《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》由中华书局出版,收录案件44篇,忠实于原著,成为五四运动之前“福尔摩斯探案系列”的集大成者。


至于林纾的《歇洛克奇案开场》,初译于1907年,即光绪三十三年(见其书序),初版于1914年。所以林纾翻译版本的流行要晚得多,且影响力不及后来的程小青译本。


通过“福尔摩斯”这部小说名字的历史演化,我们发现林纾既不是第一个翻译这部小说的人,也不是第一个将名字翻译成“福尔摩斯”的人,影响力也不是最大的那个,却因为是福州人,被带进了这个著名“H”“F”不分的梗。


林纾(1852 年 11 月 8 日-1924 年 10 月 9 日),原名群玉,字琴南,号畏庐,别署冷红生,福建闽县(今福州)人,古文家,翻译家。


林先生的这两个“名号”在一定程度上震惊了很多人。倒不是说一位古文家本身还能成为翻译家这件事令人震惊,而是林纾作为一位翻译家,本人却一门外语都不懂。而正是这位一门外语都不懂的古文家兼翻译家,从四十几岁开始,译笔不辍,不停地翻着,直至逝世。


林纾翻译的作品数量同样多得惊人,几乎全是小说。对林译著作的统计有从156种,到182种,再到213种的,至今没有定论。


不过,只要参照一下他的译书方式和速度,那他在自己的后半生里能够译出如此大量的外文著作,似乎也不是那么匪夷所思了。


他是这么说的:
恃二三君子,为余口述其词,余耳受而手追之,声已笔止,日区四小时,得文字六千言。


一门外语都不会的林纾是如何完成100多部翻译的?他又是为什么在四十几岁的时候从一个古文家变成一个翻译家的呢?


故事是从法国文豪小仲马的《茶花女》开始的


1897 年,林纾中年丧妻,心情极度低落,他从法国归国的好友魏瀚和王寿昌为了帮他排解忧郁,于是打算拉着他一起翻译法国小说。林纾先是拒绝了,但魏瀚“再三强之”,林纾才半开玩笑地说:“须请我游石鼓山河。”


然后他们真的去了。就在石鼓山游船的时候,王寿昌口译了几段《茶花女》,林纾闻之,顿时兴奋,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就紧接着“耳受手追”地出现了。


此书出版后迅速风靡晚清阅读界,“一时洛阳纸贵”。近代文学家陈衍曾说,《巴黎茶花女》小说行世,是中国人“见所未见”的。


据说当时有位名妓谢蝶仙,也是因为这本书,实在太倾慕林纾的才华,所以想要嫁给他。林纾得知后很感动,然后写了一首《答谢蝶仙》拒绝了她:


不留夙孽累儿孙,不向情田种爱根;绮语早除名士习,画楼宁负美人恩。


当然,《巴黎茶花女遗事》除了给林纾带来了鹊起的声名以及一点风花雪月的插曲,也为他带来了狂儒辜鸿铭的毒舌。


很不幸,这位辜先生“恨不能杀之以谢天下”的两个人,林纾占其一。另一位被骂的就是翻译了《天演论》的严复。


更不幸的是,辜鸿铭本不认识林纾和严复,说这话的时候却不知林、严二人恰好在场。严复选择对此置若罔闻,林纾却怒而拍案而起。


不过辜鸿铭也没在怕的,你拍你的桌子,我继续振振有词:


"自严复译出《天演论》,国人只知物竞天择,而不知有公理,于是兵连祸结。自林纾译出《茶花女遗事》,莘莘学子就只知男欢女悦,而不知有礼义,于是人欲横流。”最后再来一句总结:“以学说败坏天下。"


很有意思,一个出生在马来西亚的福建惠安籍国学大师,怒怼了另外两位来自福建福州的著名翻译家。这三个福建人的纷争,也一直延续到1928年辜鸿铭离世。


从林则徐始,福州走出了一批又一批“开眼看世界”的先驱者,注重对外文化交流的福州也涌现出大量翻译人才,林纾作为闽都译才的代表人物,不仅展现了福州文人出众的才华,更体现了福州文人的视野格局。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发帖时间以及你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,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回顶部
 
QQ在线咨询
小编咨询热线
26690518-1047
商务咨询热线
26690518-1084
gid=,fid=1160,gid=,gid=1160